您所在的位置:首页>赛事资料>bbin跑路-汉明帝晚年的温馨梦境,一段难得的皇家温情,东汉开国的旷世传奇
bbin跑路-汉明帝晚年的温馨梦境,一段难得的皇家温情,东汉开国的旷世传奇
发布日期: 2020-01-11 10:52:13    作者:佚名     来源:未知

bbin跑路-汉明帝晚年的温馨梦境,一段难得的皇家温情,东汉开国的旷世传奇

bbin跑路,文:雨雪其雱(读史专栏作者)

公元74年,东汉第二任君主汉明帝刘庄登基已经17个年头了。这一年的正月,在去祭拜父母合葬的原陵的前夕,刘庄做了一个梦,醒来后悲伤得再也无法入睡。第二天朝会上,已经47岁的刘庄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痛哭流涕。臣子们面面相觑,不知这位一向以“严苛”著称的君王怎么了。

故事还要从他那一对传奇父母说起。

公元前5年,南阳郡南顿县令刘钦的家中获得了大丰收,甚至出现了一株九穗的奇特景象。就在这一年,刘钦的第三子出生,为了和这个好兆头相契合,他给儿子取名刘秀,“秀”者,庄稼出好穗也。

刘钦一家是正统的汉室宗亲,为汉景帝之子长沙定王刘发的直系后裔,但是由于“推恩令”的缘故,传到他这一代时,已经没有什么显赫的爵位了,只是一个帝国的基层官吏。天不假年,刘秀九岁那年,刘钦在任上病逝,全家人只得前往叔父刘良家讨生计。

刘秀的大哥刘縯比其大十岁,虽是一母同胞,两人性格却大为迥异。刘刘縯充满了侠义之气,常以他的祖先刘邦自许,不喜劳作,却爱舞刀弄枪,结交豪士。刘秀性格谦和低调,专研农事,其温润厚道的为人与高超的种地水平闻名乡里。而两人后来人生轨迹的演示,也真真切切地昭示了“性格决定命运”。

公元8年,王莽篡汉,西汉王朝覆灭。这样的巨变,对于13岁的刘秀来说可能还是懵懵懂懂,对于刘縯却是一个莫大的刺激,一时之间,作为汉室宗亲的仅有的一点荣耀也失去了。他怨怼的情绪十分严重,看着弟弟还是一副闷头闷脑种地的样子,难以接受。一次,他带着狐朋狗友们在乡间游荡,看见田地里劳作的弟弟,讥讽道:“我这个弟弟从小别的没多大兴趣,就喜欢种地,这和高祖刘邦的弟弟刘喜多像啊!”

这一次对刘秀确实是不小的刺激,七尺男儿,皇家血脉,难道真的要在黄土地间度过此生么?刘秀开始思考人生的抉择与去路,而更大的刺激还在后面。

20岁那年,刘秀去新野县的二姐夫邓晨家探亲,邓家是新野当地的大户,与另一家豪门大户阴家也有姻亲关系。在跟随邓晨拜会阴家时,刘秀遇见了其一生中最重要的女人——阴家小女阴丽华。此时的阴丽华虽然才11岁,已是新野当地有名的美人,及冠之年的刘秀第一次怦然心动。

然而一个现实问题摆在面前——门不当户不对。眼下的刘秀,只是一个种地的穷小子,倘若向阴家提亲,几乎没有任何被答应的可能。刘秀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了“立业”的紧迫性,而大哥的话语更是萦绕于心,一番思索过后,刘秀决定前往长安求学,增长学识,寻求功名。

天资聪颖的刘秀顺利通过了太学的考核,进入了这所帝国最高学府,也由此成为历代开国帝王中学历最高的一位。

与太学绝大部分身世显赫的同学们不同,刘秀的学费、生活费全都得自己解决,为了增加收入,他和同学合资买了一头毛驴,干起了运输的行当。

一次,与朋友在街上游玩之时,刘秀遇到了王莽的仪仗队,整个仪仗队的领头官是执金吾,其威风凛凛、意气风发的情形让刘秀心向往之,不由感慨立志:“仕宦当为执金吾,娶妻当娶阴丽华!”

繁华的长安城里,刘秀思念着远方的佳人,期待着似锦的前程。

但事情没有像刘秀想的那么简单,王莽为了拉拢天下读书人,让太学疯狂扩招,朝廷里却根本没有那么多官职提供。读完了书,刘秀没有求取到一官半职,只能是哪儿来回哪儿去。

这时的情势又有了不小的变化,王莽复古激进而又理想主义的改革措施不但没能缓和西汉末年的社会矛盾,反而激起了更大的民愤。国家灾祸连年,边境战事不断,内部民变四起。

作为刘氏宗亲、以高祖自比的刘縯更是蠢蠢欲动,四处联系朋友,聚集力量,准备起事。一向谨慎的刘秀,在认真分析天下大势后,这一次站到了哥哥一边。

当刘縯召集人手,告诉他们要揭竿而起的真实意图时,阻力到来了。对于这帮人来说,平时吹吹牛无关紧要,而真要他们提起脑袋造反时,都畏惧退缩。这样的关键时刻,刘秀站了出来,他第一个响应哥哥的号召,举起大旗,向乡亲们晓以大义。

这对于平静的南阳是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乡亲们议论纷纷,都说:“刘文叔(刘秀,字文叔)这么厚道可靠的人都加入了,看来这事有戏!”

刘秀的人格魅力,竟让他们忘记了战争的残酷和血腥,数日之内,就聚集了近三千人,号称“舂陵军”。

这一年刘秀27岁。

起义军顺利攻下了新野县,由于人数不多,为了壮大声势,保全战果,刘氏兄弟带领军队投奔到另一只起义队伍绿林军中,两军合一,又攻下了湖阳县、济阳县。

一系列的胜利让这支初生的队伍多少有些骄傲,在进攻宛城的战役中,麻痹大意的起义军遭遇了宛城守军的偷袭,这一仗损失惨烈,刘秀的二姐刘元、二哥刘仲以及数十位刘氏宗亲惨死。

痛定思痛后,刘縯和刘秀重整旗鼓,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夜袭蓝乡,夺取宛城守军的辎重补给,随后围攻宛城,宛城两名守将全部阵亡,起义军一雪前耻。

至此,南阳大局已定,但反莽的万里长征才迈出了第一步,绿林诸将们却已经急不可耐地想过一把开国功臣的瘾了。他们商议拥立刘氏宗亲为帝,建立自己的政权。队伍中的南阳豪杰们自然希望拥立刘縯,但绿林好汉们队伍纪律很差,不愿意接受刘縯的领导,而是拥立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刘玄为帝,此人既无军功,又无能力,当个傀儡正合适,十分符合绿林诸将们的胃口。

起义军内部两派的撕裂,也由此开始了。

称帝过后,起义军又向北部的颍川郡挥师,顺利攻克了颍川门户昆阳县。王莽看到刘氏复立,恼怒又恐惧,他命令大司徒王寻、大司空王邑率军40万,号称百万,围攻昆阳,要把这个新生的政权扼杀在摇篮中。

此时的昆阳城,守军只有八九千人,面对新莽军浩大的声势,许多人被吓破了胆,收拾行囊准备跑路。这样的危急关头,刘秀坚定站了出来,他说:“现在敌强我弱,若拼死一战,或许还有活路,若四散逃离,必死无疑。况且宛城战事还未结束,不能增援,到时昆阳城破,整个起义军就全都完蛋了。”语罢,众人终于冷静下来商讨对策,刘秀建议据城固守,同时由自己率领一队人马突围出去搬救兵,到时两面夹击,才有胜算。

当天,刘秀率领姐夫邓晨等十三名勇士突围,前往附近县市求援,征集了约三千人。而围困的新莽军也碰到了不小的麻烦,按史料记载,夜里竟有流星陨石坠落到大营中,全军士气遭受了重创。

刘秀带着三千人昼夜兼程赶回昆阳。刘秀身先士卒,奋力拼杀,将士们也深受鼓舞,但毕竟敌强我弱,战事一时胶着。此时,老天爷又发威了,突然狂风大作,暴雨下注,河水暴涨,冲垮了王莽军队的营地,情势瞬间逆转,城内的守军也冲出来,新莽军四散溃败,作鸟兽散。此役成为中国历史上以少胜多的著名战役之一,刘秀也由此名声大臊。

这一年,29岁的刘秀终于如愿迎娶了阴丽华,彼时阴丽华19岁,刘秀由此成为了历代帝王中最晚婚的一个,从20岁的那一眼起,刘秀为此奋斗了近十年。

而与新婚的喜悦相随的是一个惊天噩耗——刘秀的大哥刘縯被更始帝刘玄所杀。这个消息放到刘秀面前时,他只有两条路,是鱼死网破反叛更始政权,还是忍辱负重、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刘秀选择了后者。他亲自面见刘玄,不仅不辩解,还承认大哥的错误,向刘玄请罪。

为了麻痹刘玄,刘秀甚至不能为大哥发丧,宗亲们的指摘纷至沓来。幼年丧父,长兄为父,但刘秀必须忍住自己的眼泪,在一个又一个孤独而痛苦的夜里,与身边的妻子相依诉苦,这一段艰难的日子也成为二人感情的催化剂。

公元23年,赤眉军攻入长安,新莽王朝覆灭,刘秀被刘玄派往河北招安。燕赵之地自古民风彪悍,当时更是流民匪寇遍地,暗藏杀机的刘玄没有给刘秀任何军队。

刘秀将新婚的阴丽华送回老家,前途凶险异常,倘若自己有不测,妻子也能在娘家的安排下顺利改嫁。随后他带上几个亲信和数百名卫士,开启了征程。

虽然人少,但是凭借昆阳大战的赫赫威名与此前积累的良好名声,一路上都有人前来投奔,不断有县城开城归附,数月时间,竟然就有了一只数万人马的队伍。但是当刘秀来到河北真定时,遇上了一个强有力的对手——坐拥十万大军的真定王刘扬。

刘秀派使者前去招安,刘扬对刘秀的大名熟知已久,也愿意合作,但是提出自己的条件——他不愿意当刘秀的下属,必须当他的长辈,要将自己的外甥女郭圣通嫁给刘秀,以此作为两军联合的依据。

随行的将士们欣喜异常,刘秀却沉默了,他想着远在新野的发妻,彻夜难眠,但是形势逼人,此时的刘秀身上担着的,不仅是自己一家,还有惨死的二姐二哥,被冤死的大哥,更有身后的数万兄弟们。

思虑再三,刘秀接受了条件。但这个近乎于强买强卖的政治婚姻显然得不到刘秀丝毫的情意。

收编了真定王族的刘秀更加势如破竹,整个河北陆续收入囊中,并与刘玄政权彻底决裂。到公元25年,距离他前往河北不足两年的时间,30岁的刘秀已经是“跨州据土,带甲百万”,并有了长子刘疆。

这一年,刘秀在群臣拥立下正式称帝,国号仍为汉,定都洛阳。

安定下来的刘秀派人前往新野接来发妻阴丽华,倏忽两年,恍如隔世。

按照常理,背靠强大实力,更拥有长子的郭圣通理应成为皇后,但护妻心切的刘秀将两人都先封为贵人。

这样的举动激起了刘扬的不满,他看到外甥女婿的功业,更是眼红心热,生了反叛之心,但尚未成事就已暴露,被刘秀派人击杀。

一时之间,真定王族人心惶惶,为了稳定情形,刘秀表示除了刘扬本人,其他人一概不论,并让刘扬的儿子承袭王位。

此时的阴丽华为大局考虑,坚决推辞了刘秀想立她为后的想法。同年,郭圣通被立为皇后,刘疆被立为太子。

然而,从刘秀后来的一系列举动看,他显然没有让郭圣通母子二人长据此位的打算,刘疆在担任太子的十数年间一直没有就位东宫。

汉代妻妾地位等级分明,为了不让阴丽华单独一人面对郭圣通,刘秀出外征战时,总是带上她。在金戈铁马的风云变幻中,夫妻二人的感情更加如胶似漆。

在对彭宠之战的军营中,二人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刘秀欣喜若狂,称这个孩子像尧,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对其继承帝位的期望,并以象征皇权的赤色为其取名刘阳。

公元33年,阴丽华的家中遭遇了巨变。虽然刘秀已经登基9年,但全国范围内的统一战争仍然没有结束,各地的匪患更是延绵不绝。一伙流寇闯入阴家,杀死了阴丽华的母亲和一个弟弟。这对本就幼年丧父的阴丽华,又是一个沉痛的打击。

悲痛而愧疚的刘秀下了这样一道令人瞠目结舌的诏书:“吾微贱之时,娶于阴氏,因将兵征伐,遂各别离。幸得安全,俱脱虎口。以贵人有母仪之美,宜立为后,而固辞弗敢当,列于媵妾。朕嘉其义让,许封诸弟。未及爵土,而遭患逢祸,母子同命,愍伤于怀。《小雅》曰:‘将恐将惧,惟予与汝。将安将乐,汝转弃予。”

在这份诏书中,刘秀不仅直截了当的点明郭圣通的后位是阴丽华让出来的,后面引用的诗经句子,更是别具一格。在汉代的诏书中引用的诗经,大多是歌功颂德的官话大话,而这一句来自一首弃妇诗,大意是说:“当初,在我性命危在旦夕终日惶恐之时,与我同患难、共生死的,是她;如今我做了帝王,可谓是功成名就、富贵安乐了,又怎会负她?”

公元37年,在相继灭掉各割据政权后,东汉王朝终于迎来了实质性的统一。

公元40年,刘秀进行全国范围内的度田,严厉打击了地方豪强势力,并对开国武将们收缴兵权,仅给以文职,通过一系列措施加强了皇权。至此,他已经有足够的把握将废立皇后太子的政治影响控制到最低。

公元41年,刘秀废掉郭圣通,立阴丽华为皇后,子以母贵,刘疆自然无法安于太子之位,上书请辞。两年后,刘阳被立为太子,改名刘庄,是为汉明帝。

值得一提的是,刘秀给予了郭圣通及其家族最大的优待,明帝继位后,仍然宽仁对待各位兄弟。这样的身体力行庇佑了整个东汉王朝,此后二百年间,没有发生一起残害废太子废后的悲剧。

公元57年,62岁的刘秀病逝,从朴实厚道的田间皇族到中兴汉室的开国雄主,刘秀的一生恢弘大气,宽以待人。他的一生,没有留下什么有特色的噱头,不好色不嗜杀,体恤民力,善待功臣,家庭和睦,其乐融融。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可谓完美。

十年后,阴丽华逝世,与刘秀合葬于原陵。又过了七年,已经47岁的刘庄在祭拜父母的前夜,梦到父母就如自己小时候那般恩爱的样子,想起了在父母膝下无忧无虑的日子,思恋之情难以抑制,当着群臣的面嚎啕大哭,并让人在原陵栽下28颗柏树,代表云台二十八将,守护父母的平安。

】【打印】【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