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竞猜游戏>万博88com-呔 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五)
万博88com-呔 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五)
发布日期: 2020-01-10 10:52:48    作者:佚名     来源:未知

万博88com-呔 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五)

万博88com,写到哪了。。。我又忘记了。。。

人物越来越多 我有点记不清了 好的 重复了大家就当是新人看好了hhhhhh

本来不想继续写下去的 毕竟等我被夸赞的激动冷却下去的时候 我就发现 真的写的什么鬼哇

但是 有人在期待后面的故事

所以 我说了 为了她 我也一定要写到圆满的大结局

——s市——

拿着一堆的快递的小明走进办公室,吆喝着:“你们快来帮把手,我不行了。”

噗嗤,同事们不约而同的笑了。其中一个女同事羞落调笑到:“男人可不能说不行呐。”

羞落话一说完,又是一阵哄笑。

小明满脸通红,想要辩解,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微微笑着的牛肉转着笔,给小明救场,“好了好了,你们别笑他了。”

小明放下手中的快递,起身的时候,顿了顿,像是忽然想起了些什么,“对了,牛肉,刚刚前台有两个人好像找你。”

“是嘛,最近没朋友说过来啊”牛肉略一疑惑,放下笔,起身,“行吧,我去看看吧。”

牛肉出神的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慢悠悠的走到前台,“yoyo,小明说有人找我?”

yoyo满脸嫌弃的,朝沙发处努努嘴,“诺,那儿呢。”

牛肉顺着yoyo的视线看过去,哇。。。。这是什么妖魔鬼怪。。。

只见两个满脸风尘,衣衫褴褛,胡须拉渣的男人坐在沙发上,其中一个年纪稍大,体型微胖的人翘着二郎腿,看见他过来了,两眼发光,激动的起身朝牛肉这个方向快速的走了两步,“徒弟,你来了,你可要好好招待你师傅。”此人虽然形貌邋遢,声音倒是温和可亲。

“和师弟。”沙发上的稍年轻的男人也随之起身,附和道。

exo me???师傅???牛肉万脸懵逼,我特么啥时候多出来个师傅了。。。

牛肉稍一用劲,睁开眼前这个师傅?男人握住他的手,“有话好说,男男授受不亲,咱们坐下说,坐下说。”

“”嘿嘿“”,男人嘿嘿的笑了,大白牙有点晃眼。

三人在沙发上重新坐下。

“不如你们自我介绍下?”

年长男人推了推身边寡言的年幼男子,“你来说,你来说。”

男子翻了个白眼,看着牛肉说道。“旁边这边说你是大徒弟,那我估计就是你二师弟了。你也可以叫他灰机,叫我小布。”

牛肉无语的扶了扶额,“师傅?灰机?师弟?小布?什么鬼?”

灰机清了清嗓,“二徒弟啊,你这说的都什么鬼。还是我来说吧。”灰机打量了下周围,摸摸鼻子,“大徒弟哇,你看这人多耳杂的,要不咱们换个地方,安静点的,人少点的,顺带能吃个饭的那种。你师傅为了找你,可是好几个月没吃过饭了。”

牛肉看着只有前台yoyo一人的大厅,忍不住的又想扶额了。看了看眼前两人,心想,看来,重点是要吃饭了。

牛肉略一思索,起身“行吧, 我们出去说吧。”说罢向门口走去,回头“对了,yoyo,我这边今天请个假吧,你帮我跟人事那边说下。”

三人一行离开公司,来到了牛肉公司附近的饭馆——无忧酒馆。

(原来都提到厕所是我说去上厕所的事哇 我都忘了hhhh)= =

找了一个包厢坐下。

牛肉忽然觉得有点头痛了,“那个,说吧,说出你们的故事。”

灰机搓搓他的小肥手,“徒弟,点餐呐,先点餐。”

牛肉:“-- ”按铃,“服务员,点餐。”

身姿婀娜的服务员捧着菜单在三人桌前站定,“哪位先生点单?”

牛肉看见他们眼中狼一般的绿光,收回了伸出去要接菜单的手,“他们点吧。”

灰机开心的接过菜单,“这个,这个,这个,这几页都来一份吧。”

小布适时的插了句话:“服务员,饭直接上五桶吧”

牛肉发现,自从今天见到这两人,就一直克制不住想要扶额的冲动。这两人,是菜桶?和饭桶么??

一顿风卷残云之后,桌上满满当当的饭菜被解决干净。

牛肉喝尽手里端着的茶,“现在可以说了吧。”

灰机拿起纸巾,擦擦满是油污的嘴,跟小布说道:“我就说来找你大师兄靠谱吧,吃的开心么”

“大师兄,再叫个餐后水果吧。”

“ - - 叫吧,说吧”

”呃”灰机打了个嗝,“说啥,你是徒弟啊,你小时候在村里住你拜师了你忘了么,还磕头了,你不记得了啊?”灰机满脸的痛心疾首。“徒弟啊,苟富贵,勿相忘啊。”

小时候?拜师?磕头?什么!鬼?

“唔,就算是这样,你们怎么这个样子来找我?还找到我了?”

“说到这里,徒弟,师傅心里苦啊。要不是那个娘们,一路追杀,我能这么惨么。找你,找你很容易啊,你当时拜师留了一滴心头血,寻着感应就行了。”

hello???心头血??感应??哇,21世纪大学生,这就被玄幻了么。

小布打断一脸郁闷的灰机,“师傅,说重点。”

“噢噢噢噢,对了,徒弟,你最近可能有点危险,我算到你生死劫要来了。这次过不去就真的玩完了。”

这下子,牛肉万脸懵逼都形容不了了,亿脸懵逼,“生死劫???”

牛肉应该是觉得有点荒唐的,但是他一个穷屌丝,也犯不着这样来骗他,有什么好处呢。

“是啊,你前段时间是不是认识个姑娘,那个姑娘也有危险。不过没事,小布今天下午就过去w大。好歹能抗一抗。”

小布端着果盘从门口回到座位上,“灰机,我吃完水果就过去吧。”

“呸,你这个不孝徒弟,就这么急着去见娜娜么!”

“娜娜??小布师弟??”哇,这就有点巧合了,难怪从刚听到小布这个名字就有点违和感,“小布也是群里的么?”

“咕咚”小布咽了口中的草莓,“对啊。牛肉。”

哇,贼恐怖了,世界这么小的么。

“那娜娜?”

“对啊,婉婉的闺蜜咯。”

哇。。。

牛肉把灰机带回他闲置了房子安顿好,小布则踏上了去w大的高铁。

w大

婉婉刚刚把历史安抚好,一脸感慨的走在回寝室的路上。拿出手机,打算找牛肉说说刚刚的这个事。

“牛肉”

“咦,婉婉,我刚刚正打算打你电话。”牛肉想起今天中午灰机说的话,“对了,最近你最好不要出门。无聊的话,”牛肉想起了那天见了一面的宿命老板,不知道为什么,牛肉就是觉得他很可靠。是的,牛肉跳预言家,捞一下宿命的老板。hhh“无聊的话,你可以去宿命玩玩,跟老板聊聊天。”

“恩,好的。对了,我刚刚才安慰完历史,哎,感情都那么难过的嘛?”想到刚刚历史的难过,婉婉有些感慨。

“历史,就是特别喜欢未寒的那个人?怎么了?”

“对啊,他刚刚跑来跟我说他失恋,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未寒不是明星么。”

“对啊,但是历史说从一见到她,就觉得她是他一直要找的人。”

"这样子。"

“是啊,历史说,他在饭圈认识的好基友,是娱乐公司的人,今天跟他说,新闻上说的未寒和最近出道的男演员黑在一起是真的,还说他们两个人早就在一起了。我就说嘛,难怪前几天,演唱会最后,未寒唱了遇见,还说什么希望大家也有那样美好的遇见。”

“明星嘛,本来就遥不可及的。历史早点知道,也好早点痊愈。你多安慰安慰他。”牛肉想起婉婉刚刚说的话,“但是,感情不是都那么难过的,我们就不是嘛,我们会一直好好儿的”

“恩诺。”

...

婉婉挂了电话,走到了5楼的楼道上。听到走廊上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我不管,我这次是一定要帮他们的。你把那个东西给我。”

“。。。”

“看在我们多年的情谊上,我从来没求过你什么,既然你也不愿意收手,那你把那个东西给我,我们两清。”

“。。。”

婉婉听不清楚电话那头在说什么,一头雾水。看见一脸疲惫的娜娜。

“娜娜”

“啊,婉婉你回来了。”娜娜看见婉婉,连忙将脸色的神色一换,“对了,婉婉,今天晚上小布来这边,我们一起出去面个基吧”

婉婉想起刚刚电话里,牛肉说的话,有点迟疑。“我,”想了想,让娜娜一个人去好像也不太好,毕竟他们是第一次见面,也不知道小布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这样吧,去校门口那家宿命可以么。”

“可以啊”

——晚上,宿命——

婉婉和娜娜挽着手走进了宿命,见小布还没来,便在吧台上跟老板闲聊了起来。

婉婉想起上次喝到的那杯特殊的饮品,问道“老板,给我来杯宿命吧。”便偏过头去跟娜娜说,“娜娜,我上次喝到的宿命很特别诶,跟我们之前喝的不一样。”

老板低头摆弄着他手上的饮品,“每个人只有一杯宿命,你上次喝过就没有了。”

“这样子么,那娜娜呢?”

老板抬起头,看了看娜娜,“这位姑娘的宿命,还不到时候。”

娜娜拉了拉婉婉的衣袖,在她耳边小声说道,“这么神奇?”

婉婉看到老板手上在调的饮品,赫然同她上次喝到的异曲同工。“咦,老板,那你手上这杯?”

老板抬起头,看着门口正要进来的青年,声音低沉又神秘,“这杯,是他的。”

青年人在门口打量了会儿,朝着吧台走了过来,满脸的激动和开心,“娜娜,娜娜,我是小布。”

几日后,w大。

婉婉从宿命回来,就看到娜娜出神的,手无意识的在拨弄着什么,嘴里好像楠楠着什么没时间了。

“娜娜,怎么了”

娜娜被婉婉的打断回过神来,看着脸上都是担忧的婉婉,眼神慢慢的坚定了下来。

“没事,发呆了。”

婉婉放下手中的东西,换鞋子打算去洗澡。“你手上是什么呢。”

“哦,这个啊,我特意找来的安神香。你之前不是老做梦么,这个能让你睡的好些。”娜娜晃了晃手上的线香。

“诶,被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我很久没有在做那个梦了,好像从认识牛肉开始就没做过那个梦了。”

“婉婉,你还想看清楚迷雾后面的东西么。”娜娜认真的问着婉婉。

婉婉顿了顿,“想啊。”

“那行。”

“什么行?”

“没事,你先去洗澡吧。今晚早点休息吧。”

“哦哦哦”

澳门银河优越会

】【打印】【关闭窗口